小鱼,我还是喜欢这两种吃法:干炸,或酸汤。

2016-07-02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小鱼,我还是喜欢这两种吃法:干炸,或酸汤。今儿这大后晌的,真是些球闷热得晃。

天气预报,介两天不是说有雨嘛!老天爷,他老人家咋就恁能存住气嘞!愣是,下不起来。

真想蹦河里,扎几个猛子,浮上两圈儿去。

顺带住,俺再撑个小网子。

逮点儿小鱼,尅些小蚂,啥的。

小鱼,我还是喜欢这两种吃法:干炸,或酸汤。

等到今黑儿,喝汤的时候。

给小窜子、小蚂虾,拾捣朗利了。

搁点盐,撒几滴白酒,稍微一腌。

再拍点,下入热油锅里边,炸酥,炸透,炸焦。

应该,些美气!

小鱼,我还是喜欢这两种吃法:干炸,或酸汤。

若是,能一不小心了,再尅上一大碗那些子蚂兒谷丁等,啥的小野鱼儿。

那今黑里,就叫俺媳妇给我熬小鱼汤喝。当然,还是我们老家的那种做法。

把小鱼儿,择洗干净了,拌上糊。一个个用手滑入,已炝香了葱花的滚水中,微微滚上两滚子,再揌俩鸡蛋花。

放点盐,添些,加点胡椒粉,滴几滴小磨香油。

老末了,再撒一小撮子,将将从菜园里掐来的鲜茈蒌茉。这么一撒不当紧,它一家伙把鲜儿,叫到了高潮。

盛上一大碗,先呼喽一口汤,那叫一个鲜儿,那又是一个爽。

再斗条小鱼儿入嘴,牙齿轻轻嚼嚼。是滑,是软,而后是嫩,鲜嫩的嫩。

俺们家的老式小鱼,依旧个的还是恁么的鲜香,恁么酸爽。

不仅仅是不赖不赖,而是带得毁了。

小鱼,我还是喜欢这两种吃法:干炸,或酸汤。

小时候,俺奶奶最会做鱼了。

清炖的,煎烧的,样样拿手。

尤是,她烧的小鱼汤,俺一家伙都管喝两大碗,直接喝到撑。

记得那会儿,就数奶奶最疼我了。只要她家里做点改样的,都会留藏点专门给我吃。

烙的焦馍,炕的饼,包的扁食,蒸的包子,炖的鸡,烧的鱼,那怕只炒了一点儿荤腥。

反正,大多数都少不了,我的一小份儿。

我也不知道,今天俺的这个馋胃,是不是当年叫奶奶给吊开的呢?

小鱼,我还是喜欢这两种吃法:干炸,或酸汤。

我们常说:对味。

其实,对味的,更也是对胃的。

而那些藏匿于心里的老味道,不光最懂胃,胃也懂的。

每一个老味道的背后,都一定蕴存着一个感人的故事。

它或亲情、或爱情、或友情。

而这些子记忆中的老味道之所以能一直不间断地馋舌头,挠心头。

我想除了其妙烹者的巧手将食物的本味、鲜味得以尽情释放、还原,并调至成独特的美味外。

它还凝结着一份爱,一份浓浓的亲人爱、恋人爱、友人爱。

或许,这份爱,就是我们记忆中老故食的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