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夜,是舌尖给灵魂的抚慰

2016-07-01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宵夜,是舌尖给灵魂的抚慰

凌晨穿过烂熟的道路回家,发现多了一片上百米长的红色帐篷,灯火通明。欧洲杯正酣,夏夜的街头更热闹了,烤串弥漫着烟熏火燎的孜然味,花甲在油锅里张开翅膀般的壳,冰啤的麦芽香气和苦味纠缠,三三两两的人吃着聊着,昼与夜、醒与睡都只是一帐之隔。有夜色下酒,可俗可雅,可八卦吹牛骂人,可感叹浮生若梦。

明明已很累,却不舍得睡,对时间的榨取永不餍足,是现代人晚睡症的临床表现。忙了一天,身体和精神的劳累可以用舌尖和肠胃的劳累来安慰,这真是宵夜的奇妙之处。

数字更说明问题。大数据统计,欧洲杯开幕以来这些天,宵夜消费客单价环比上涨11.28%,人均消费金额环比上涨5.56%。宵夜者20岁至30岁的占57.82%,30岁至40岁的仅占28.68%。销量前三名是烧烤、卤味和冰品,头牌依然是撸串。

宵夜,是舌尖给灵魂的抚慰

最早的宵夜可以追溯到唐代,唐代以前实行夜间戒严制度,商业区的“市”与居民小区“坊”隔离,入夜除了巡夜的官吏,街上人迹全无。没有夜生活可言。盛唐社会风气开化,有了夜生活,渐渐出现一些卖熟食的摊子,但只是零散的。到了以风花雪月著称的北宋,宵夜大规模发展起来。宵夜旧时叫做消夜、食宵。

《东京梦华录》里记载了汴梁州桥夜市的风情,光是甜品糖水就够眼花缭乱的,有很多美丽而奇特的名字:水、越、滴酥、紫苏膏、荔枝膏、梅子、水晶皂儿、药木瓜、生淹水木瓜、鸡头酿砂糖、冰雪冷元子、绿豆甘草冰雪凉水香糖果子……比如这个匪夷所思的“水晶皂儿”绝对不是什么手工皂,而是槐豆煮熟后以糖水浸泡。槐豆可以做成肥皂,居然也可以吃!那时的食材取自天然,人们还没学会化学添加,如今看见这些匪夷所思的名字还真不敢吃。

宵夜,是舌尖给灵魂的抚慰

在宵夜界,小龙虾是绕不开的名角。虽然这一两年小龙虾已经挥舞着凶狠的钳子,爬遍了中国美食地图的最南端和最北端,但除了最著名的盱眙,本城的小龙在江湖也格外有地位,外地朋友来了,问想吃什么,回答皆是“合肥不是龙虾最有名吗”?煮熟的龙虾一改青獠牙的丑样,胴体呈现一派油光红亮的香艳。

吃过同样有名的南京和蚌埠小龙虾,感觉都不如合肥的好。在一座城市呆久了,味和胃都会被同化,别处的食物只是吃个新鲜,并不亲。

这种学名为克氏原螯虾的生物,被朋友圈里“日军侵华细菌战后用它们处理尸体”“生活在污水中专吃垃圾”的谣言长期妖魔化。野生克氏原螯虾是入侵物种,靠一生洪荒之力屠杀水生动物界原住民。如今都是淡水养殖的,养殖者可以辟谣,其实这东西更喜欢在干净的水里玩耍。

它们的老祖宗是美籍,后来的确被日本引进繁殖,但不是传说中的处理尸体,而是作为牛蛙饲料。哈哈,你正在与牛蛙抢吃的。

每个地方的宵夜都能反映饮食习惯和城市气质,比如成都的闲适,武汉的豪放,广州的精致,南京的清淡,西安的兼容。合肥胜在家常、轻松、亲切,没有英语六级听力一样抓狂的方言,也没有38元一只虾那样惊悚的菜价单。缺点,则是没有太鲜明的地域特色,个性和花样都不多。

与一座城市长相厮守,吃的舒不舒服太重要了。除了更合理的规划布局、管理好噪声油烟、监控食品安全之外,让宵夜更丰富、更健康、更有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辛苦了一天的人们,都需要一座治愈系的深夜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