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2016-06-30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贵圈食态

当欧亨利说道,人世间所谓的生活是由哭泣,抽噎,破涕为笑组合而成的时候,娱乐圈的人们在咖啡馆停下来,哈哈笑了,手举一杯卡布奇诺,他们颇有深意地点头,却不会有人告诉你说,他们所谓的生活,却是由舌尖,酒,单身狗,谎言组合而成的。

听说不要轻易得罪一个在漫咖啡喝下午茶的人,因为很可能,那就是娱乐圈的人。他们手上,动辄就有几个亿的娱乐项目,几个亿的电影基金,投了几个亿的投行大佬,赚了好几个亿的鲜肉爱豆,以及几个亿的朝阳V脸大妞可供呼来换去。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刚刚踏入贵圈的小李不甘示弱,当初进入这一行,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口气,他因公参加北京电影节,趁着古天乐走过的一瞬,果敢迅猛地贴了上去,抢了一张合影,在手动美颜(只给自己)之后,发了一张朋友圈,就在他捧着手机,等待朋友留言的间隙,有关漫咖啡几个亿的警世格言,在他天灵盖上突然炸开。小李倒吸一口气,他暗自庆幸,心想,还好还好,我还有几个亿的子子孙孙可以匹敌。

像小李一类的娱乐圈人士,心中都肿胀着一条贵圈生存法则:我的生活,一定要比一般人更赢。

与明星合影,拿到独家签名,见了口口声声说我最爱的导演,穿一套礼服参与某传媒公司举办的光怪陆离的江边大趴,抢了微信工作群某当红艺人的大红包,有幸受媒体邀约浅谈行业的近况,和某某公司达成年度战略合作,以上场景皆为贵圈人士的工作常态,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贵圈人士更愿意将这些精心编辑后,才肯郑重其事的发圈。一条条朋友圈,是一颗颗蓝色小药丸,爽了自己,奸了别人的身心。

但是,一个成功高尚的贵圈人士,通常又会这样鞭笞自己,因工作的缘故得到的相关利好,算得上什么?

一个完美的贵圈人士,绝对不能拒绝自己——优雅地绕朝阳公园夜跑,标注路线,脸上裹挟着夏日粘稠的汗液。亦或者花上1个小时做一顿Brunch,能用芦笋就要对白菜说不,能用牛油果就坚持抛掉圣女果,能用龙利鱼,巴沙鱼,鳕鱼就摒弃青花,毋庸置疑的还有,薏米糙米一定会大过白

要与自己对话。

他们如是说完,转身就拍照,修图,推敲文字,半个小时以后,打开朋友圈,心满意足地点击右上角的发送。小小的发送二字很厉害,在当代贵圈,点击一下发送,绝对是碎他人脆弱心灵的重要窗口。

当然,不要小瞧贵圈任何一位不擅长夜跑和做饭的人士,他们才是真正掌握了叱咤朋友圈终极奥义的中流砥柱,他们最爱干的事,无非就是三五成群,无时无刻尤其爱在深夜圈里发吃,让美食像一把大刀,砍向刷圈人的头颅——明知自己没有参与其中,仍忍不住窥探一下。

为什么没有我,他们在干什么?

于是看到此圈的小李,定会在东五环的合租房,隔板间内辗转反侧。十分钟后,小李吁了一口气,爬上圈点了个赞,并对自己说,不想了,这里一定很好吃,回头和谁去试试比较好呢。

新流星蝴蝶剑讲,讲不通,解释不出来的,就赖给江湖。有时,赖给美食,尽管背后显现出的浮华,称兄道弟,利益,勾心斗角,暧昧等一切统称为局,贵圈人士也会觉得不错。

1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打算做演员的娜娜来自南方,姣好的容,柔软的腰肢,在位居三线城市的家乡那边,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北漂以后,很快就发现朝阳区原来不缺演员,来自全国各地各式各样的大妞,蹬着Bling Bling的鱼嘴鞋,身边是贵圈的资深男士,据说能拍板下一部院线电影的女主。他们从MIX,VICS刚涌出来,一头就扎进了工体北门的烧虾师,这儿离夜店最近,地标也明显。

用动物世界的话来讲,朝阳区的夜店本来是大妞们的狂欢之地,直到夜深了,气温湿凉如水,她们如鱼群,开始了短暂而迅速的迁徙,而迎来她们的,是另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在这里,她们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饭还是要吃的,十三香小龙虾和醉蟹钳,在迷幻工业风的店内布景下,细细嚼碎,竟有些梦的味道。一票朝阳V姐和贵圈的男人们耳鬓厮磨,耳廓旁充斥了,想你了,女朋友,今晚跟我走的字眼。娜娜本以为这些不会被摆上台面,有关脸红耳赤的话,只适合私下交流。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哦,这里是北京啊。”

刚这么想完,抹着头油的男人,冷不丁地剥了一只虾给了她,眼睛荡漾着迷情。此时娜娜直盯着斜对面浑然不自知的女人,她鼻子上的假体游走晃动着,可是腿上的红色 CHANEL LE BOY 限量包包,却很沉稳。

于是娜娜连虾带手指都嘬了进去,只因有声音告诉她说,一个来北京闯荡的人,很容易变地不像自己,因此更应该无所畏惧。

娜娜从精神上胜利了自己,她旋即发送朋友圈:今晚有你们,很嗨森!(配有干杯,蝴蝶结,心等emoji表情),娜娜甚至憧憬着未来,那炙手可热的女主角色,将有多么讨人欢心。

2

望京小腰

局,到底有多重要?

假设将所有的娱乐圈人士,都放在一个工厂里,你能看到各个车间的业内人,从董事长到高层,从决策层到基层员工,无一不忙碌,疯狂。

立娱乐项目,寻资本,码资源,找钱,写故事,买IP,疏通媒体,跑通告和活动,制作,渲染,宣传……造电影,造星,拿到应得的那份钱,工厂的终极目标也就是如此了。别说这里有梦,真正的贵圈人士从来不惮于直视自己对金钱的欲望。

但贵圈人精明,他们明白梦想从来就等同于欲望,所以将一切包装好,以热爱娱乐事业的名义,贵圈人说,我们在追梦呀。梦幻通常带有泡沫浓浓,你可以说这溢出的泡沫,像整个行业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也可以说泡沫还存在——在每一个望京小脏腰局上的啤酒杯上。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很明显,望京小脏腰,这是个局。

要促成生意和关系,贵圈的第一生产力,是局。

贵圈人士最怕没有局,一个连续三天没有一个局的贵圈人士会惶恐,尤其面对满屏幕的圈内饭局朋友圈,是不是被整个圈子抛弃了,他想,一种被边缘化的无力感,和厌恶感涌上心头,这可不是三顿美味到爆的八十八粉(介绍见后)就能解决的事。

要击垮一个贵圈人,就拉上他周边所有的圈内人撸串,喝酒,对凌晨三点的路灯发出深沉而濡湿的感慨。

而唯独不叫上他,让一个清醒的人独立站在荒岛上,他的对面飘过一艘船,整船的人都开心疯了,醉了,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会疯吗?会的,贵圈人一定会饱受煎熬,局在此时不仅仅是局那么简单,局意味着八卦,信息流通,关系的拉扯,局是贵圈人的赖以存在的最大尊严。

反而是那些腥膻的小脏腰串儿,仔细聆听着局上旁若无人的笑声,八卦,吹牛逼,黄段子。

午夜刚刚到,满桌的小脏腰串儿,终于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3

八十八粉

浇头在上面,粉条沉在汤底。

你看不到的贵圈也是这样

——浮华在表面,水深火热的营销狗在底层。

有一个工种24小时需要微信在线,薪资平均低于行业其他岗位,即便是这个样子,在贵圈,电影宣传公司的营销狗们,还是能莫名其妙地,成为所有业内人士的情绪出口,顶包人。

运气不好的电影,票房一旦扑街,片方骂街了,你能听到的,往往是这样:“营销真是烂爆”,“当初真不应该找他们”,“除了知道收取服务费和吃屎,他们还会干吗?”。只有电影票房大好以后,才会有人跳出来承认营销,但仅仅是——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一定”作用。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Photo by 小林点点

电影营销狗小周,发现自己真的绷不住了。

入行刚满一年,电影营销狗小周原已练就炉火纯青的受虐体质,尽管他很好地总结了过去的一年的工作。工作内容与其说是,贴着节庆热点,微博热门做电影病毒图,永无止境地修改宣传方案,反复敲定艺人档期活动通告等等等等,不如说是这三种:好的片方大大,跪舔片方大大,以及挨片方大大的骂。

通宵达旦制作修改电影病毒图,直到早上,小周瞥了一眼微博的新热门,当红鲜肉XX被朝阳群众举报吸毒后,方才和加班的同事,一起走进八十八粉店,点上一碗价值38元的老友粉,然而却被服务员上错,28元的柳州螺蛳粉扑面而来。

小周心里的大厦啊,就这么一瞬,它轰地崩塌。

酸笋和酸之间,没有差别,老友粉的酸辣,蛳粉的臭鲜也没有多大差别。浇头料十足,肉多,精细,汤底醇厚,连葱花也给的大,十元倒不是什么大事儿。能决定两者之间差别的,其实是人心。

螺蛳粉上桌的一瞬,片方在工作群里丢了一张图并吼道:为什么同档期的其他电影,能紧贴XX吸毒的热点,拿出态度,你们没有及时做图,这难道不是很好的话题点吗。

吸粉吧,吸你麻痹的粉。像是对XX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没有人会指出说这位片方脑残,贴负面新闻难道不是在搞笑吗?在贵圈,谁给钱谁就是爸爸,不能回骂。

一根根滑腻热烫的粉吸溜进嘴里,浓郁,咸香。小周打开朋友刷到这位片方的朋友圈,圈中,牛油果搭配着燕麦,她说,亲手做的早餐,我真冰雪聪明贤惠依然啊。

不当乙方。决不再。小周决定离职,但他心里一沉,又唯恐这美味的八十八粉,从现往后再吃就不如今方便了。

4

MIO意大利餐厅

也许娱乐事业总是在风口浪尖,圈外人密切关注着圈内的一切动态,当圈里人需要去承载比一般人更多的大起大落时,他们自然学会了抱团取暖。

就算在圈外,如今你很少能再看到谁谁谁一家独大,当滴滴牵手快的,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蘑菇街和美丽说联谊……这一套同样适用于贵圈,原本互为竞争关系的影业公司,也会选择投资同一个电影项目,以此降低风险。

今年,许多明星为同一个片子,电视节目站台的案例不在少数,同一部电影的主题曲,也有几个歌星的版本,甚至,影业公司也组队开起了发布会。

即使再当红的角儿,她再讨厌同样也参与了录制节目中的某一个人,在利益面前,她更愿意笑地跟朵花似的,携手和大家,人前演绎友情第一,比赛/项目第二。

别问为什么。

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哥哥唱过的一句歌词,是一句对当下圈内人与人之间关系再精准不过的阐释。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Photo by 朱虹

人总是会为了过地更好而努力,只是已经过地很好的明星们接下来努力的方向,是立住这个位置不败下去,换言之,他们要安全感。

抱团带来的利好显而易见,资源共享和人脉互助筑起一道防火墙,将焊实一点——有业务源源不断地寻求过来,彼此推介,让利益得以延续。

MIO意大利餐厅可能是被艺人组团刷过比较多的地了,据说这里也是某前艺人,现已转型为制片人的最爱,她和她的姐妹团,曾一起享有澳洲纯9级和牛,还有该店的招牌菜,漆黑滑腻的墨鱼面。

但可别以为友谊的小船能航行很远。

贵圈风云诡谲,也常见前脚互捧新戏,后脚就撕逼的艺人闺蜜,名利上的竞相角逐,还是要比友谊大过天的,比如今年某婚礼上的落水事件。

分合,相好,撕逼,互挺。

你问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倒不如去吃一盘阿拉斯加黑鳕鱼,在浮华的店内感受舌尖上的真切。

5

丁卯涮肉

是四川人,跑了近十年的娱乐记者。

十年前老姜是当地某报纸娱乐版块的金笔杆子,下笔如有神,曾拿过全国娱乐新闻大奖,就此事,老姜曾调侃自己说:区区娱乐新闻也能拿奖,真是他妈的见了鬼了。

老姜热爱火锅,他的性格像极了每一个深根在盆地的人民,就连笔力也是如此,火爆,辛辣,报出不少明星的负面,当年当红的明星见了他,都绕道走。

怕他写,怕他净说大实话。

“时代不一样了。”

老姜吃丁卯涮肉的时候,对着同桌的其他记者如是感慨过。感慨的背景,发生于去年冬天,某电影召开发布会,将全国各地的记者都请来北京,跑完场子的记者们说要聚会,于是钻到了什刹海。丁卯涮肉有锅,在北京,冬季是吃铜锅涮羊肉的最好时分。

新闻系毕业后,新闻信仰如一颗种子生根在他的心里,所以老姜坚持不收红包,认认真真地写娱乐新闻,甚至明星的负面。

当年老姜风头十足,一些大导演从来不接受任何采访,一听说老姜来了,就预留出档期,面对面地和他谈心,像老朋友一样。

后来到了互联网时代,老姜明显觉得传统媒体记者在娱乐圈的地位,大不如从前。

能写的人越来越多了,信息越来越杂碎,后来连自媒体,也在暗自抢占传统媒体记者的采访名额。

一篇稿子就能燥翻整个娱乐圈的情况,如今凤毛麟角,这怨不得老姜,是电影市场越来越好了,整个娱乐行业表现出欣欣向荣的样子。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声音太多,泡沫太多,记者们都心知肚明,但拿着许多片方给的媒体红包,跑地不亦乐乎,就能让大部分人不知不觉中,渐渐跑过了理想。

“快点呐,我还有下一个通告要跑呢。”当某位记者在今年北影节某个迟迟不开的发布会现场发出如上咆哮时,记不得第几次来北京的老姜,对身边几个关系好的记者们说道,今天完了事,再去吃丁卯涮肉吧。

“不了,我还要去谈事。”有一个记者回应老姜,表示他有了新的职业规划,未来也许要在北京做传媒公司。

剩下的人纷纷应允,当晚相继进了鼓楼大街,唠地话题都是红包,孩子,创业,有那么几个,很含蓄地表达了传统媒体的没落,和新媒体力量的崛起。

丁卯涮肉不是真正的火锅,四川人老姜一直都觉得如此,只是每年来北京吃这个餐厅,他吃出了改良后的火锅味道,虽然与家乡不同,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今晚有一个想法无力地涌上心头。

娱乐产业格局巨变了,羊肉在不同的锅中,每个人的选择,又怎么会是一个样子。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

马男波杰克动画剧里有这么一句台词。

“好莱坞就是一座像沥青一般的浮华都市,当你意识到自己在下沉,为时已晚。”

在中国,贵圈虽然没办法和好莱坞相比,但很难说不是这样。

饭桌上,通过应接不暇的交际与寒暄,北京娱乐圈人食态百出,至于他们心酸,虚荣,假面,背后的成因用一句话概括则是,如人品食,味道自知。

娱乐圈的故事,仍在继续。

(未完待续)

(由于作者仍混本圈,特此注明,以上的任何人物非特指贵圈的任何一位人士)

北京娱乐圈十大夜蒲餐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