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真味:茭白

2016-06-29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江南真味:茭白

真味茭白

太湖

黄梅雨,一夜倾盆。

院中玉兰树和石榴树让雨水淋得弯下了枝桠,湿淋淋的绿叶几近碰到头。

清晨起来,见雨势略弱,赶紧穿上厚底洞洞鞋撑着雨伞往菜市场去。其实离家近的是超市,平素也就随便在那里买菜,这天要去比较远的菜市场,是因为要去买本地的茭白。

小时候,奶奶让我们猜谜语:‍

远看一棵草,近看大肚皮阿嫂。

是:茭白。

春笋的时节已经过去,但是那独特的“鲜”却不愁无人接班——号称“江南水中三珍”的茭白上市了,那爽滑鲜嫩是绝对可以和媲美的。

记得那年自立门户学着上菜市场买菜,我娘关照我:

带鱼要买国产的,茭白要买本地的。

菜市场左大门旁有菜农在卖本地斗山茭白,四元钱一斤 ,称了一把,十元钱。

旁边有阿婆卖毛豆,阿婆说,她的毛豆子清晨顶风雨去田里摘的,是糯性的,正好可以炒茭白。

好的,也称两斤。

回家剥去淡绿色的茭白皮,露出一截洁白的茭白,透着莹白温和的光,尖端略微弯曲,很嫩,据说是可以生吃的。

初夏时节的茭白是江南寻常人家尝鲜首选。

茭白洁白如玉,无山珍之气,却饱含清爽本色;无湖鲜之味,却富有水性真味。因其生于水泽汀田,出落得天使般鲜嫩水灵,因此有文人赐予美名“美人腿”,味道脆嫩略甘,底蕴有着一股水粼粼的清爽气息。

做了一只茭白炒毛豆子。

茭白切成小丁儿,加葱末,热油快炒,加盐略加几滴热水,片刻装盘。

绿豆,清淡清香。

江南真味:茭白

也常用茭白炒肉丝,或者切成块状来烧肉,又或者用茭白丝,香干丝,鸡丝三样一起加豆瓣酱爆炒后,做冷激面的浇头。

反正,茭白是夏天的百搭,是最寻常的家常菜。

美食最要紧的是要保其真味,而茭白正是能保其真味的美食。

茭白的味道一个是真,一个是清,一个是素。慢慢细品,其实茭白的味道非常独特,入口甘甜,回味绵长,虽是素食,却让人能吃出肉的丰盈之味,却又清而不浓,香而不俗,清美的滋味后是绵长甘甜的无尽回味,依稀弥漫着江南水乡的夏季灵秀温润的味道。

看《蔡澜谈吃》,第一篇文章的第一句便是一个问句:“你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菜是什么?”

蔡澜想来想去,给出的答案是:茭白炒毛豆子。

于是禁不住大呼意外——本以为像蔡澜这样的老饕,给出的答案要么是山珍,要么是海味,谁能猜到竟是茭白炒毛豆?

转念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正像那天老友来吃晚,问这位著名的美食家来我小户人家想吃点啥?

伊脱口而出:

来只茭白炒毛豆子!放点小香葱!

《射雕英雄传》里,洪七公吃了黄蓉做的“玉笛谁家听落梅”、“二十四桥明月夜”、“好逑汤”几道菜,开心得大呼小叫眉飞色舞;黄蓉笑说:“七公,我最拿手的菜你还没吃到呢。”

洪七公又惊又喜,忙问:“甚么菜?甚么菜?”黄蓉道:“一时也说不尽,比如说炒白菜哪,蒸豆腐哪,炖鸡蛋哪,白切肉哪。”郭靖听了不以为然,可洪七公品味之精,世间稀有,深知真正的烹调高手,愈是在最平常的菜肴之中,愈能显出奇妙功夫,这道理与武学一般,能在平淡之中现神奇,才说得上是大家手段。听黄蓉一说,便禁不住心痒难搔起来。

如果依黄蓉的风格,茭白炒毛豆子应该取啥名字?

清朝文人李渔曾说:“蔬食之美,一在清,二在洁。”茭白形质清雅而洁净,足以担得起李渔所说的蔬食之美。

李渔还说:“吾谓饮食之道,脍不如肉,肉不如蔬,亦以其渐近自然也。”茭白绝对是最近于自然的蔬中上品。

茭白是鲜美的,它的鲜美里,似乎饱含着向往纯真朴素的一帘期许,在这喧嚣的尘世中,面对着洁白莹莹的茭白,不经意间,心中就会漾起细细的涟漪,涟漪无声,那一刻,茭白的美味悄然弥漫,令人心情悠然,乐而忘归。

梅雨天,喝茶天。你来了,敬茶。。。

江南真味:茭白

江南真味:茭白

太湖梅子微信公众号(taihumeizi)

江南真味:茭白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