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儿时的零食,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的豌豆饼吗?

2016-06-29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饼是什么?天下无人不知,神州东西南北,世界各区各地,以饼为充饥食品的不在少数。有馅与无馅的,大得如一间屋子的,小的像指甲盖的,天下多饼,千奇百怪,都与各地的风俗习惯有关。那种扁圆形的制食品到处都有,是由多种面制成的。也有只需少量的面,而以其他食材为主的饼,在街头小吃中诱人饕餮,比如长江下游有萝卜饼,长江上游有豌豆饼。

还记得儿时的零食,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的豌豆饼吗?

如果说萝卜饼是充饥的,豌豆饼则是吃香的,与两地人文也相似:江南人柔情似水,温文尔雅,四川人豪放开朗、倔强刚毅。难怪江南人喜欢吃萝卜饼,软软的,绵绵的;四川人欢吃豌豆饼,硬硬的、脆脆的。

豌豆哪里都有,嫩豌豆清鲜、清淡、清香、清新,有鲜美的滋味,各地做菜的不少。豌豆老了,如女子人老珠黄,除了北京的豌豆黄是著名糕点外,还是四川不嫌弃,最拿豌豆当回事,很多食品都是以豌豆为主材或配料的:如豌豆凉粉、豌豆蒸,还有豌豆制成的零食类点心。比如说,创始很早的豌豆饼,已经无法追根溯源,从庙会、灯会、集市上走向大街小巷,现做现卖,历久弥香。

还记得儿时的零食,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的豌豆饼吗?

童年的时候,是没有零花钱的,知识分子的父母也不给孩子吃零食,只有过生日给两毛钱,就是一年的个人收入了。我的生日在暑假,有时间上街。两毛钱在汗流浃背的衣服里捂得潮乎乎的,我却像万元户一样趾高气扬。早心仪一本连环画,一毛五买了,还剩五分钱,本想留着以后花,一股香气隐隐传来,情不自禁地被吸引去。

几个孩子围绕着一个炉子和一口小锅,旁边是一个盆,盆子里有面糊,里面有泡的圆鼓鼓的豌豆。老太太把面糊和豌豆舀进一个巴掌大的漏勺里,连勺子一起放进锅里油炸。就听见滋啦啦的响声,热油从漏勺里浸透,面糊钻到上面来,上面带豌豆粒的面糊渐渐黄了,豌豆饼就基本成形,从漏勺里脱落出来,在滚油里上下沉浮,浓郁的香味散发出来了,香喷喷的味道使我也咽口水了。

还记得儿时的零食,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的豌豆饼吗?

一个先到的男孩子递过去五分钱,老太太捞起油锅里的豌豆饼,撕下一块干荷叶递给他。好漂亮的豌豆饼啊:不像饼子,而像一个圆圆的金色盘子,有些地方是镂空的,有的地方凸起一粒粒金豆豆,男孩子交替两手拿着饼子,还不停地吹气,得意扬扬地走了。我的喉咙里已经伸出爪子来,赶紧掏出最后的五分钱:我要豌豆饼!

等候豌豆饼到我的手上,似乎等了一年,终于拿到了,隔着荷叶还是烫手,但我还是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太烫,吹了几口气,先咬下一颗豌豆,在嘴里打了几个滚就凉下来,牙齿间磨合一下,舌头有了感觉:软软的、烂烂的、面面的,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几步就报销了一颗豌豆。忍不住又咬下一颗,觉得硬一点了,但没有连接豌豆面皮脆,和在一起吃,更觉得香甜。

还记得儿时的零食,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的豌豆饼吗?

不知不觉,豌豆饼被我吃了一半,这才想起不能再吃了,因为按规矩,哪个人的生日零花钱,买的食品都要带回去一半与弟妹分享。但是,越吃越香,冷了的豌豆饼豆子已经不软了,咬起来脆生生的,更香甜,更诱人,一直吃完最后一点边角,还舔舔手指头。回家,弟弟妹妹都等着我带吃的给他们,见我空着两手都哭了。父母问起来,我说买书了,他们接过书一看,只有一毛五分,还有五分呢?我吞吞吐生说:“买豌豆饼了,那个东西太好吃了……”

就为这挡不住的诱惑,没挨打也挨了一顿骂,我从好孩子下子变成坏孩子,弟弟妹妹也好长时间没理我,以后再也不敢吃独食,当然也不敢买那么贵的奢侈食品了。出川以后再也没有见过油炸豌豆饼,江南人更没听说过,只有萝卜丝腰子饼补缺憾,始终心怀遗憾。经济独立了,也曾想自己做,但是没工具。

还记得儿时的零食,绵软清香,比肉都好吃的豌豆饼吗?

问起四川人,才知道豌豆用白矾水涨发后,需要用清水反复冲漂去矾味,再加入米浆中下食盐与适量的小苏打,舀进特制的圆扁形模中,然后下菜油锅用中火炸熟方成。这么费事,不做也罢,但思念那嘎嘣酥脆的豌豆饼,回乡也找过,最近才在锦里仿古街品尝到这民间特色零食。

小屋子里,当街的玻璃大柜子有高高的柜台,白色的大磁盘上,层层叠叠的堆满了豌豆饼。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了一个,也忘记是几块钱了,但见还是儿时的模样,黄亮亮的如一只碗口大的碟子,却只有豌豆厚薄,微微的凹凸,咬一口,还是那么香,还是那么脆,只是,吃豌豆饼的人,再也没有当年的好牙口了。。。。。。

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

合格吃货的自我修养,尽在公众号:盐帮滋味(长按复制)

国家二级厨师,资深老饕小盐,天天发布最新吃、吃、吃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