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2016-06-23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喜欢梵高的画,是从那幅叫做《鸢尾花》的画中醒目的蓝紫色开始的,喜欢这种蓝紫的优雅与性感,而且是那样的纯粹。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梵高似乎也如同喜欢向日葵一样喜欢画这种植物,画中灿烂的蓝紫色鸢尾花十分突出,它的花形恰似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作者巧妙地将它那郁郁葱葱的绿色叶子做了低调的处理,与远处的花草一同衬托出了鸢尾花的生动与灵性;再有地上红赤泥土的陪衬打破了画面冷色的调子,使得色彩对比强烈且和谐并富有律动,色调也极其明亮,整幅画面富有活力,洋溢着清新的气息。

看过梵高作品的人,无不被他那狂放的色彩、激情洋溢的笔触所打动。他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作画的人,面对他在探索艺术时疯狂的执著,人们无不为之感动和震撼。我喜欢梵高的画,在梵高的画作中,第一次看到互为补色的黄色和蓝紫色作为梵高的个性色彩,通过变换不同的冷暖调,被反复运用,去表达不同主题,其唯美程度让我陶醉!

去年初冬我在参加法国厨师阿兰.杜卡斯的一个国际厨师聚会后,终于得以去实地拜谒大师创作和生活的地方——法国南部薰衣草的天堂普罗旺斯和小镇阿尔勒。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大董与法国名厨阿兰.杜卡斯 图片来自@大董大懂

初冬的普罗旺斯景致,和观赏薰衣草的七、八月的最佳时节已经大相径庭。来时,有的朋友劝告说,11月份不是品赏南法的时节,但进入尼斯的那一刻起,南法景致已让人如醉如痴。阿尔勒虽已无向日葵的明黄,紫色的薰衣草也已枯萎,但都德的风车、塞南克修道院、中世纪的小村落……在深邃的蓝天下,寂静地独享着世外时光。一垄垄的薰衣草田整齐划一地伸向远方,一排排胡杨树秋叶从根部就将整棵树包裹住,黄得撩人。这满溢着湛蓝的基调、明快的色彩,就是冬的普罗旺斯,也是梦幻的童话世界,更是梵高的图画。

人们不知道梵高为什么在普罗旺斯旅居期间选择阿尔勒这个城市,然而在停留的数月中,梵高发现了“另一种光”,并且深深地为普罗旺斯色彩所倾倒。在一封写给友人的信中,他说:“调色板上满是色彩:天蓝,橘黄,玫瑰,朱砂,明黄,明绿,紫色以及微微泛光的深红。然后将所有的颜色混合到一起,我成功地发现,一种安宁,一种协调。”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阿尔勒,这座法国南部小城充满阳光,金色的麦田,蓬勃的向日葵,清新而自然的景物让精神上原本就归属于田园的梵高为之一振,向日葵的千姿百态和花朵的黄色在世界上最美丽的湛蓝色天空映衬下,呈现出丰富、强烈的色调。那些乡间美景带给他许多绘画主题上的灵感:麦田,盛开花朵的果园,克罗平原,罗纳河岸,阿尔勒的咖啡馆和花园……有人说,梵高画中的黄色是画家精神世界里的主观色彩,就是梵高的精神疾病,一种狂躁症,能使得患病的人不由自主地强化对黄色的感受,比常人对黄色的事物更加敏感。但我绝对相信自己的感受,那就是:普罗旺斯的色彩太强烈,对画家的刺激太大,以至于黄色成为画家作品的主色调,其精神也被刺激得癫狂了。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为了寻找这黄色,我来到了阿尔勒小镇上的“咖啡馆”。整个阿尔勒小镇作为世界文化遗产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古朴、沉寂,悠闲的人们享受着这里的慵懒与宁静。那堵留有雨水流淌痕迹的黄色墙,再现着梵高《夜晚露天咖啡座》的场景,夜晚灯火下的咖啡座的明亮黄色和蓝色星空的对比色,使得整幅画很美,洋溢着一种平和的诗意。有人说黄色是暖色调,也有人说是冷色调,我久久地凝视咖啡馆的那面黄色的墙,这黄色里分明燃烧着激情,让你脉贲张……一会儿,看着这黄色你又仿佛是那样的落寞和孤寂……

梵高曾说:“对我来说,晚上看来比白天更有活力,更有丰富的色彩。晚上继续作画,看天上有闪烁的星星,地面有灯光,是一幅既美又安详的作品。”露天的咖啡座是由橘色、黄色表现的,蓝色的夜空此时是深邃的,繁星点缀在夜空中,显出夜的静谧与安详。蓝色的冷色调与咖啡座的橘、黄暖色调形成对比,一片温馨使夜晚街道上的露天咖啡座在冷落中凸显出来,同时与蓝色星空相映成趣,给人以浪漫的感觉。就像梵高自己说的那样:“只要到阿尔勒,你就可以找到动人的对比色:红与绿、蓝色与橘黄、黄绿色与淡紫色。唯有色彩能够传达那些无法比喻的感觉。”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图片来自@大董大懂

的确,色彩的表现魅力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色彩能够传达人的情感。在我看来,菜品制作中,通过有目的地运用不同色泽的主辅料和汁酱,可以很好地将菜品的信息表达出来,且具有一定的张力。色彩的物理性能决定了它对人的视觉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与其他要素(味、香、形、滋、养、意)等齐,或大于这些要素,因而更具艺术感染力。从梵高的绘画艺术中可以学到如何强烈地运用色彩的对比效果,比如,色相对比、纯度对比、补色对比、明度对比、冷暖对比,尤其是冷暖对比,可以创造菜品的色彩韵律、色彩空间和光感……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离开阿尔勒,沿着去马赛的斑驳老旧的乡间公路,夜晚住在阿兰.杜卡斯的乡间别墅。院子里袅袅轻烟缠暮色,我心却是对月吟花事,和风追梦人。屋外是大片的薰衣草田,冬日凄冷,只剩下寒枝簇团相拥。月色碧透,丝柏如燃烧的黑色的火焰般向空中升腾,卷曲的星云似翻滚的浪花,远处的青山、蓝灰色的教堂映衬出璀璨壮观的星夜。一阵阵香气袭来,似梦如幻,寒气中薰衣草枝散发出的确是红烧肉的味道,细细分辨,更是冰糖的焦糖味儿和着玉质般质感的肉洋溢出的肥香。急回阿兰.杜卡斯的乡间别墅,要求他的厨师能否做个“薰衣草红烧肉”,厨师马上知道了我的意思,连声说着生硬的汉语“明白”,去了厨房。

厨房慢慢溢出了肉的香,是冰糖的焦糖味儿和着玉质般质感的肉洋溢出的肥香中一种不曾相识的味儿,闭上眼睛,这种味道却氤氲成了不断旋转的紫,优雅且暧昧。菜端上来了,更让我惊奇的是一盘“松露紫薯汁和奶油南瓜栗子汤”,这完全就是一幅梵高“夜空”的再现:深蓝色的天空;一些黄色的星与闪光的橘黄色的月亮形成旋涡,天空变得活跃起来。

梵高与薰衣草红烧肉

图片来自@大董大懂

这顿我吃得很是满足,饱了我们的肚皮,也纪念了带给我灵感的梵高。突然想,如果梵高当年能有一碗“薰衣草红烧肉”,能有现在南法人慵懒闲适的生活,他还会对自己下狠手吗?

文/大董大懂

图/大董大懂

大董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dadongcanyin

大董大懂微博:

http://weibo.com/dadongyijingcai/

大董官网:

http://dadongdadong.com

转载须征得本头条号作者同意,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