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2016-06-19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辣渍萤乌贼

一听到我要去济州岛,对方的反应大多是“济州岛有什么好玩的。”虽说不看韩剧也不哈韩流,更不买韩妆,可谁让人家好吃关键还免签证,齐备了一场说吃就吃的旅行两大关键元素。

然而这么胸有成竹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两年前去首尔的时候觉得韩国吃食简直乏善可陈,满大街捧着咖啡杯艳丽冻人的美少女,然而咖啡和甜品都不够美味,被日本甩出不知道多少条街。传统韩国菜又太不适合一个人吃,曾在首尔明洞要了一份参鸡汤,上来整只乌骨鸡,自己点的鸡,硬着头皮也要吃完啊;要不就是正菜没来之前,先吃送的小菜都吃饱了。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参鸡汤

后来只能点炸酱、石锅拌泡菜大酱汤、甜死人的炒年糕、油腻腻的韩式天妇罗……吃的孤独指数飙升至爆表。

去了济州岛之后才发现,只是没有找到对的那扇门!

不过短短六天时间,济州岛就拿下了吃货生涯中的好几个最。最好吃的橘子、最鲜甜的草莓、最美味的鱼鲜刺身、最价廉物美的野生鲍鱼……岛上没什么工业,无污染,出产的蔬果和海鲜都带着纯天然的鲜味。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济州东门市场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济州东门市场

鲍鱼系列

先说说鲍鱼,这个不管怎么说,听起来总有点奢侈的词。济州岛的鲍鱼虽然谈不上白菜价,但毕竟新鲜,而且而且,据说是野生的!来之前就对“去菜市场吃鲍鱼刺身”充满憧憬。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可是到韩国立刻成了文盲,但反过来,这不适感倒是增添了乐趣。为了在济州东门市场吃一份鲍鱼刺身,先是在中日英语间不断切换,再加上肢体语言,指指水缸里的大鲍鱼,用手做一个切的姿势再伸进嘴巴里。万幸,刺身(saximi)这个词在韩语里一样发音,总算找到一位会点日语的老爷爷,捞了几个鲜活的大鲍鱼,挖出肉,切掉部分肚肠,直接递给我们。

“就这么吃?”

“这样吃就可以了,我给你个辣椒酱蘸也行。”老爷爷说完就潇洒地丢过来一小盒辣椒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鲍鱼刺身摊主

济州岛跟日本一样,也有吃鱼生的传统,最大的不同是蘸料,日本多用山葵和酱油,这儿更是豪迈,索性用辣椒酱,再点一点清纯的麻油,甚至直接拿泡菜一包往嘴里塞,把生菜包烤肉的吃法无缝对接到刺身上。鲍鱼刺身跟想象的有些不同,脆脆的口感像软骨,本身就带着海水的咸香,果然只要这么吃就已经完美。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鲍鱼刺身

觅食心得相当简单,没有按图索骥一说,济州市虽分为新旧两部分,坐车不过20分钟距离,南端的西归浦市更加小巧玲珑,几条街皆步行可到,是我最喜欢的“小镇size”,全靠直觉扫街,鼻子是雷达,然后就往聚集当地人红尘滚滚的地方钻就得了。

“忆起之家”就是白天闲逛时经过发现的,闻着味道好诱人,瞬间放弃了朋友推荐的“真珠食堂”,晚上直奔它而来,却傻了眼,寒风中门口排了十几号人,全都是缩着脖子一身黑的韩国大叔,有几个好像已经喝高了,都只能取号等。

然而这一个海鲜锅端上来时,瞬间就遗忘了迎风而上等待的痛苦。数了一下,整整20只肚子朝天的野生小鲍鱼、一整条还在张牙舞爪的活章鱼、拨开层层叠叠的鲍鱼群,下面居然还垫着满腾腾的大蛤蜊。在韩国吃饭时,桌上总有一把吓人的大剪子,温柔的老板娘刷刷两下将章鱼五马分尸,顺势把泡菜豆芽等剪成适合入口的大小。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鲍鱼海鲜锅

随着火力渐猛,鲍鱼们不断蠕动,看起来很痛苦,事实上它们没有神经线,不会有太大感觉,日本人最懂得在吃上面创造美感,索性称为“舞烧”,不是像跳民族舞一样么。剥一粒鲍鱼肉,闷一口马格里(一种韩国米酒,有橘子、花生等口味),甘香立刻升华。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马格里

海边的小店多做鲍鱼,黄绿色浓稠的粥底,浓缩着肚肠带浓郁腥味的鲜美;鲍鱼海胆面难得地清洌,原汁原味的粤菜风范;再到西归浦大盈的鲍鱼三吃,终于让我集齐了鲍鱼的N种打开方式。相比富贵逼人、要正襟危坐着吃的干鲍,济州岛这像下酒菜般随意吃吃的野生鲍鱼让我觉得每天都穿行于土豪食堂。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海鲜面

渔获丰盛,自然也就不稀罕,市场里红红一大片的腌菜摊上,半数是生呛辣椒鱼鲜,萤乌贼、章鱼须、小鲍鱼、大螃蟹、蛤蜊贝类、青花鱼黄花鱼,价格甚至比泡菜更便宜。有一回吃黑毛猪烤肉,送的小菜就是呛螃蟹,毫不吝啬地给我们连添三盘。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中餐里以粤菜打头善制干鲍,但基本上都要用排骨火腿老鸡汤等等来煨,向来受不了浓郁的鸡味和猪味,鲍鱼在其中仿佛只是载体。我倒更喜欢新鲜鲍,烤来吃或者做海鲜锅。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鲍鱼粥

之前在山玄茶吃到过一味“强肴”印象深刻,鲜鲍切片后在高汤里灼过,配有点药味的土当归和山葵泥,蘸Mascarpone Cheese和混合的调料,本来肉质就柔嫩,酸味又彰显出食材的鲜美,这才开启了“鲍鱼或许约等于美味”的大门。

看来就跟人一样,与某一种食物邂逅的时机和形式才最重要咧。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海鲜市场

逛菜市场是必须郑重其事放入行程的一项活动,济州市的东门市场和西归浦的每日海鲜市场,从各色鱼鲜到泡菜、水果店、土产专卖店、甜品铺子。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济州岛的橘子很有名,来过的人全都赞不绝口,对这种水果并没有太大爱好,一个橘子嘛,再好能好吃到哪里去。直到吃到丑八怪模样的大橘子才改变了看法,饱满的果肉和呼之欲出的汁液,酸与甘处于恰到好处的平衡点,尽管贵了一些(两三个要50多块),小橘子的话差不多折合下来5块多一斤,那是另一种甜美。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西归浦市场里买的草莓是目前人生中的最佳没有之一,日本的也比不上。浑然天成的锥形,像保持着自然天性的孩子,水果的个性不被污染其实很难得,连草莓蒂处也是一样的鲜甜。还有黄澄澄的柿饼,别的水果只能在当地吃,只有这个可以带回去。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水产市场外,几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们坐在路边摆摊,脚下直挺挺躺着一两只章鱼,几个鲍鱼和海参,大小不一,一看就不是大规模水产店会贩卖的样子。“我们是韩国的海女(韓国のあまさん)”,其中一位老太太居然用日语这么说,且只会这一句日语。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海女

她们便是传说中亲自下海捕捞渔获的海女,其中一位烫着时髦卷发的老太怕我们不明白,做了一个扎入水中抓捕的姿势。这项夕阳产业在日本因一部晨间剧《海女》而焕发生机,济州岛却依然后继无人。走到大浦柱状节里带的海边,会看到不少观光海女在兜售鲍鱼章鱼,古老职业最终还是得重新包装后来适应新时代,剧中由两位少女组成偶像组合来复活小镇,给快被淘汰的东西打上潮流标签,立马就成了复古新时尚。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海女

每有客人走过,卷发老太太就往脚下的章鱼脸上“砰”地打一拳,章鱼气鼓鼓地扭动起来,以示自己的鲜活。就像大理街头常见的卖菌子的妇女,一个从大山里来,一个是从海边,她们的日常极其简单,用大自然的馈赠和体力换生活,卖完即收摊回家,绝不拖泥带水。

她们多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村里最富有的女人,常年潜水令她们拥有傲人的优美曲线和强壮的身体,大海出其不意的危险造就了见惯海宽天空的气势,那一种单纯的勇气倒是最动人的。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也想要跟鲍鱼过一生。

黑毛猪肉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五花肉

被逼到绝路上的时候,连猪肉都只好吃了。发完黑毛猪烤肉照片后,熟悉我的朋友不约而同地留了一串言,“你变了!”“你变了!”

我没变,我去鹿儿岛还吃黑毛猪的炸猪排饭了呢!(尽管结果是勉强没有剩)。但韩式烤肉不一样,五花八门的小菜和调料摆满一桌,除了生菜还有青紫苏叶拿来包肉,紫苏本身香味很浓郁,这么一来烤得焦脆的猪肉就吃不出骚味来了。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酒店楼下随便找了家烤肉店,反正街上除了炸鸡啤酒就数烤肉店最多了,居然还是镇子上的人气旺店。

要了黑毛猪五花肉、猪颈肉、腌制猪排各一份。前两种肥瘦相间,更偏肥一些,腌制猪排自然更入味,但烤肉的调料已经够丰富了,泡菜呛蟹无限主动添加有没有,我和妈妈两个泡菜坛子每次都能吃掉数盘泡菜泡萝卜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烤黑毛猪

在济州市的最后一晚,本来想找个类似西归浦的鲍鱼海鲜锅暖暖身子,却误打误撞走进乌烟瘴气的黑毛猪一条街。问题是外面的大马路阴风阵阵没几个人影,突然就到了一片东京原宿涩谷那样的地方,荷尔蒙爆棚的年轻男女在十字路口围坐一团,整条街上80%是轰轰冒烟的烤肉店,20%是韩式小清新咖啡馆。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黑猪肉一条街,已经没得选了

然后每一家烤肉店好像都在举办“哥俩好一口闷”大会,撩开厚厚的帘子随便冲进一家,扑面而来的热气燥气,转身出门,镜片上两层几分钟消散不了的雾气,这怎么吃得消。

千挑万选,走进一家有透明落地窗子,看起来也颇清爽、客人年龄层较低的餐厅。他家的板很好玩,是朝一个方向呈10度角倾斜的。韩国小哥刷刷两下把一整块肥厚额五花肉剪成流苏状,周围放上红薯片、豆芽、土豆等。最后吃完了,还可以来一份泡菜炒饭,直接放在铁板上用熬出的猪油炒。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据一向对猪肉口味很挑又爱吃的妈妈讲,济州岛的黑猪肉没什么臊味,肉特别香,虽然我是这种肉的食无感者,想想济州岛其他东西都能那么好吃,猪肉应该也不错吧!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黑猪肉一条街

醒酒汤牛肉

这两样纯粹属于撞到的精彩。第一晚落地安顿好后已经快11点,新济州大街上没几个人影,好几家店刚准备推门,却看见门上贴着10点结束营业,手又缩回来。后来豁出去了,看到还有客人的餐厅就往里走,这才发现什么“十点关门”都是摆设,喂,你当这是日本了嘛。

东一桌西一桌,都坐着支起腿、潮红了脸喝高了的大叔,一人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前一瓶清酒。我们也要了几个红彤彤的牛肉汤,一瓶马格里,用一个单柄的薄铝皮碗当酒器,颇为接地气。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牛肉汤不能光喝,还得加份放在带盖不锈钢小碗的米饭,一碟青椒豆瓣酱是标准搭配,有点下饭菜的意思。汤上来是典型韩式红彤彤的样子,透过浮在面上的一层红色,好像有什么在暗自涌动,牛肉丝煮得烂熟、大葱小葱粉丝泡菜毫不争风吃醋,在夺目的辣味之下,居然也不失牛骨汤底的鲜味。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后来回到济州市,意外在一座大教堂门口的小巷子里发现了家生气勃勃的馆子,尽管写着中文的“牛肉醒酒汤”几个大字,看上去却不像纯粹的游客店。

何况极其专一,只做醒酒汤一味,7000韩币,明码标价,要别的还真没有,怀抱这样的气度,做出来的东西应该不会差。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果真,走进去只有我们三个外国人,服务生也都不会外语,又显出这种“专攻型餐厅”的好处来了,只需伸伸手指头,小哥心领神会,立刻给我们下单3份牛肉醒酒汤。照例是小菜比主菜多,八个碟子铺满一桌子,切成正方体的泡萝卜、一碟豆瓣酱、蒜泥和辣椒酱,一小碗辣味青菜、青椒直接很豪气地丢在塑料篮子里。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醒酒汤,字面上看就是给喝多了宿醉的人用来解酒的汤,小时候看《我的野蛮女友》,被饭桌上连着灌烧酒然后头直接掉下去睡着的场景给吓呆了。韩国人喝酒这架势,的确应该应运而生一个醒酒汤。

这回是月白风清的一小碗,牛肉片很端庄地漂在一堆豆芽和大葱之上,像是肩负重要使命,能不能救回一条酒鬼浪子就看你的了。刚好是新年的第一天,不少睡眼惺忪仿佛睡到中午刚刚起身的大叔,也有一家几口、三五好友,鱼龙混杂地填满了小馆子每一个空间,也不知是否炕上暖气太足的缘故,每个人都是两颊绯红,极其配合桌上这碗汤的效果。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

不过一碗牛肉醒酒汤而已,却充满了仪式感和温馨感。尤其还在寒冷的地方,辣乎乎热腾腾的东西喝下肚,细胞才能被激活啊。

其实去过济州岛后的最大感触是,先入为主的偏见是多可怕的一种东西!本以为再也不会去近水楼台却无聊得要死的韩国,但现在,仅仅想到西归浦市场里的一颗草莓,一粒鲍鱼,就愿意去飞一个周末呀。

END

图文来自余味全球美食APP达人用户@叶酱

♪♪♫♪♪

快来下载余味app,

寻找适合你胃口的城市旅行吧!

去过济州岛,才明白什么叫“天然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