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2016-06-19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人们对榴莲这种水果的看法很奇怪,容易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就是极其讨厌,要么就是无比喜欢。


六月至八月正值榴莲成熟季节,马来西亚槟城全城举办榴莲节,槟城作为榴莲圣地,吸引着全世界榴莲爱好者们朝圣。


榴莲节持续三个多月,并不固定在某一条街,有榴莲的地方,就是节日。这就是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盛大狂欢。


栏目编辑:好摄鬼

2016.6.17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七点的槟城,人们一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由于天气炎热,紫外线强度大,许多市集和店到天黑之后才慢慢开门。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街上都是这样的水果车,有的专卖榴莲,有的卖各种热带水果,菠萝蜜李子菠萝火龙果猕猴桃西瓜……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老板会把各种水果都切成巴掌大小,串在竹签上,一串卖1-2马币(折合人民币约1.5-3元)。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热带水果的香甜气息弥漫在潮湿的空气中,引来些许蜜蜂驻足。早上的街道空空,从下午两三点钟开始,才陆续有摊贩出现。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在马来西亚,像这样的小车随处可见,卖的商品各不相同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三个小孩抱着妈妈刚在摊子上帮他们买的冰球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夜幕降临,街市慢慢热闹起来。来槟城品尝新鲜榴莲的食客,迫不及待地挑选着榴莲,嘴里一边急促地叫着“老板!老板!”,一边咽下口水,眼睛盯着老板手中正在被破开的榴莲。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2016年6月4日晚,胡老板八点才出摊,这个飘出阵阵榴莲香味的小车被迅速围住,仅仅二十分钟,每公斤十五马币(折合人民币约二十三元)的榴莲被抢购一空。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胡老板和他的小摊

胡老板是马来西亚槟城人,在马来西亚槟城的浮罗山上开了一家榴莲种植园,每天都摘自家的榴莲下山来卖。从六月到九月,每天晚上七点到十点,胡老板都会开车到GeorgeTown区荧光博物馆旁的路口,打开车厢,摆好两三张小桌,开始卖榴莲。

现在胡老板已经把自己的园子卖给了别人,与浮罗山上其他园子的园主讲好协议,每天早晨都去不同园子里采摘新鲜榴莲,下午运来城区,晚上开卖。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在摊子上帮忙的雨扬(化名)今年十九岁,她的妈妈与胡老板是旧友,她和妈妈有事没事都会来摊子上帮帮忙。“从我还没出生老板就已经开始卖榴莲了,我都是吃着老板的榴莲长大的。”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老板先用棒子全方位敲击整颗榴莲,把榴莲肉打散,方便剥离。再用小刀在榴莲头部划开十字口,然后徒手掰开。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橙的榴莲肉随着外壳被撕裂的声音乍出现在眼前,光滑而饱满。胡老板用小刀轻轻一拨,榴莲肉乖乖躺进了餐盒。整个小车摊都被榴莲的清香包围。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在水果商店买到的新鲜冰镇水果。

王帅(化名),一位专门打飞的来槟城品尝榴莲的背包客,在这个榴莲摊上遇见了曾经在泰国青年旅舍住同铺的老朋友,“你知道吗!?这世界真的太小了!他是我在泰国那个青年旅舍里睡我下铺的!就是他推荐我来这里吃榴莲!!”王帅说着笑了起来,高兴得眯上了眼。

“真的是太巧了!”王帅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同时向老板买了两颗榴莲,一共44马币,与老友在摊子旁坐下来一起吃,吃不完的带回青旅的冰箱冰着。

槟城的猫山王榴莲(一种榴莲品种)评价最高也最为出名,但这里任何品种的榴莲从不外销,只做成榴莲制品出售。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

胡老板的榴莲,每一粒果肉平均有半个手掌大,一筐里不同品种混杂。

“我都不管这是什么品种了,好吃管不了那么多。”那位偶然与王帅相遇的驴友说。

坐在摊旁的食客吃吃喝喝,悠然自得,几颗榴莲下肚,不忘舔舔粘在手上的果肉。

陶港钰 | 摄影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END-

青春报新媒体出品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获取授权

槟城榴莲节,一场榴莲爱好者的狂欢 | 色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