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2016-06-18来源:网友投稿:匿名投稿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这句至理名言,我没有想到居然是亚洲天王尼古拉斯·赵四说的,原来四哥不光舞跳得好,而且也是一位性情中人。

烧烤这种自火种出现就出现的食物烹饪方式,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人类最好的烹饪方式。不管是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很钟爱这种方式,不存在种族之间的差异。

而我认为在国内,把烧烤研究透彻的非东北人莫属,不仅仅在烧烤种类上成功追溯回原始社会(在烧烤人的眼里不存在不能烤的东西),还把烧烤这种饮食行为背后的东西挖掘出来了。

烧烤背后的东西或许几句话解释不清,但是举个例子大家就会很明白了。

有一年我们在宿舍打游戏,正激烈的团战,突然网络延迟猛涨,画动都不能动,粗口就不约而同的响起。然后就赶紧找原因,结果看见宿舍有个哥们正在看电影,自然我们就把责任归咎于他,有个哥们情绪比较激动,因为是他的晋级赛,就对着看电影的哥们骂了几句,结果他俩就打了起来。

之后这哥俩就进入了冷战期,进出宿舍不说话,上课下课更不用说。我们也尝试着调解过,可都无功而返,最后也就顺其自然了。

我们宿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月底都会出去搓一顿,所以在打架事情之后的那个月底,就决定出去找个地摊撸串(烧烤)。

当时正值夏季,学校街边最多的就是烧烤摊,走出校园,各个摊主使尽浑身解数招揽顾客,恰逢有一家正在搞啤酒半价的活动,我们就愉快的走了过去。

花生毛豆,腰子肉串,一边喝一边还玩着酒桌游戏,很快我们就有点喝多的状态,然后就放慢了喝酒的速度,开始唠嗑。

东扯西扯,就扯到了那次打架的起因。我们带着脏话开始数落这两个当事人,然后提议碰个杯就让事情过去。俩人没说话,但都默默端起了杯子,一口气干了。再然后我们又要了20个肉串,一盘花生毛豆,一箱啤酒。

喝到最后,俩人已经坐到了一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知道聊着什么,反正之前打架的事早就随着那杯酒忘记了。

结束的时候已到半夜11点左右,但街边撸串的人依旧很多,时不时周遭就会传来劝酒的嘈杂声,偶尔还会吹过一阵夜晚的凉风,风里也多半是烧烤味,但角落里总会有几个撒尿呕吐的人。回去的路上,每个人总会想法找到一个或者几个人结伴,然后互相说着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说了什么。

那晚过后俩人关系比之前还要好,再然后两个人就成了死党酒友。

现在想想倘若那晚聚餐,我们选择去吃拉面,去吃黄焖鸡,估计他俩的关系还得僵化很久。

有人会说,这都是酒的作用,可就算是喝酒,也只有喝痛快了才会有用,而能喝痛快吃痛快,也只有街边的烧烤才行。至于原因,等你感受过那种氛围,自然也就明白了。

本来打算在文章最后附上一些健康烧烤的知识,但写完之后发现,简直是在侮辱烧烤这件神圣的事情,烧烤图的就是一个痛快,要是带着太多桎梏,那就失去了烧烤的本质,当然如果你只是嘴馋想吃,还是要注意一下。

End